关于

[鹤一期]第一次去爱情旅馆是种什么体验?

鹤牌草莓糖:

现pa,一辆车,注意避雷

年轻小情侣的首次Love Hotel之旅~满满的dokidoki以及……洗浴泡泡!

借地说下言外之意【本宣】刀only不参啦,原来打算发的无料会以二维码形式印在本子上作为特典(环保x)以及16日预售结束后会小提价。

 

“……”

“……”

打眼便能看见的宽大长桌,高架上挂着的骇人假刑具,一旁作为装饰的监狱铁窗……一切都被暧昧恶俗的粉色灯光笼罩着。

即便装潢再为华丽,也掩饰不了这是“审讯室”的事实。

“这会不会,太刺激了点?”

鹤丸捂着心口,转头看到身旁的人正打算夺门而出。

“等等,别逃啊一期!不是你说要来的吗!”

 

把自己锁进浴室做了几回深呼吸后,一期转身拧开龙头,让冷水冲刷着双手,以冀自己能冷静下来。

“这可真是糟糕——看起来像是玩审讯一类的角色扮演?”

“哦,真的有准备衣服!皮鞭和绳子……还有审讯文书?吓到我了,可真齐全。”

“……原来是这样,上将怀疑自己的下属是敌国间谍,将他带来审讯室询问……一期,原来你好这口?”

一期关掉水龙头,抬头与镜中那个脸上发红的自己对视。

这次爱情旅馆之行,确实是他向鹤丸提议的;更甚者,房间风格也是他闭着眼随便挑的。

……虽然,自己确实在出门前有再次认真考虑过这个决定。

他和鹤丸是高中起就交往的地下情侣,何其有幸能把恋情延续到了大学,奈何身边朋友个个眼尖得紧,一句意有所指就能让他们草木皆兵,更别说做某些高中时代不能做的事——每次都得事先对好暗语——鹤丸朝他抱怨很多次了。

鹤丸还在外面自说自话,没听到他的回应,斟酌着又问。

“要不,换你绑我?”

这不是绑不绑的问题吧!

一期开始在浴室里来回趟步,为找一块合适的擦手毛巾。

他们已经不是初尝禁果的青涩少年,但这种情趣类还完全没有碰过。他颇有些神经质地一遍又一遍擦拭双手,仿佛这样就能把脑中因为鹤丸的言语而浮现的奇怪羞耻画面统统擦去似的。

所以……

椅子翻到的声响打断思绪,一期心头一紧,听到门外鹤丸艰难拾起声音。

“一期,开下门,我好像流血了,嘶——”

一期立刻拉开门,撑在门上的鹤丸撞进他怀里。鹤丸扶着他的肩膀,踉跄了几步,好整以暇得像个没事人。

一期检查了一圈,依旧眉头紧皱。

“您的伤口……”

鹤丸弯下腰亲了亲蹲在他身侧的一期,笑着回答。

“伤口?看到一期它就痊愈啦。”

方才解除警报的一期倏然站了起来,警觉地看着借苦肉计闯进浴室的鹤丸。

鹤丸一脸友善诚恳,他温言道。

“我们先洗澡吧?”

 

相比卧室的恐怖画风而言,浴室的装修就正常了许多,没有乱七八糟的东西,纯粹是一个旅馆该有的普通浴室。

气氛依旧很沉默。

鹤丸靠在浴缸边缘,对一旁放着的洗浴用品挑挑拣拣,最终拿起一小盒粉红色,问坐在另一端的一期:“介意洗个泡泡浴吗?”

一期摇摇头。

鹤丸撩开已经湿得贴在脖子上的发尾,打开盒子往浴缸里倒。一期仍旧是有些拘谨的抱腿坐姿,盯了一会儿鹤丸裸露的胸口,回神又垂下视线,发现自己正被粉红泡泡迅速包围,没过多久,整个浴缸就充盈了丰富的泡泡。

“真神奇啊——”鹤丸往手上摞了一大堆粉红泡泡,凑在鼻子前嗅了嗅,笑了起来,“还是草莓味儿的呢。”

一期没有回答。

鹤丸挑高眉毛,他换了个姿势,凑在自己有些神思飘乎的恋人面前,鼓着腮帮子用力一吹。

霎时间,高高堆叠在鹤丸手上的泡沫散在空中,一期反射性躲了躲,但大部分还是牢牢黏在水色的头发上。

一期看着同样满头满脸是粉红泡泡的鹤丸,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鹤丸也跟着笑了起来,握着手上最后一把泡沫,不顾一期口头阻拦,都抹在了他头上。

“头发会湿的。”

“反正已经湿了,”那只作乱的手顺势滑下扶在脑后,“再湿也没关系。”

一期犹还保持笑意,承下这个熟悉的暗示性动作,向前倾了倾,于一缸温暖泡泡的簇拥间和鹤丸接吻。

吻毕,两个人还保持腻在一起的姿势,手臂相拥,双腿在狭窄的地界内亲密交缠。

鹤丸顺手刮掉一期鼻尖不知何时沾上的一点粉红:“别那么紧张——不喜欢我不会硬拉着你尝试的。”

“本来出来就是为了尽兴,”鹤丸撩起水中的泡沫抹在他肩头,“现在和一期这样就很好啊。”

“……”

“怎么了?”

鹤丸上下看了一圈,没找到身上什么能让一期那么——深情款款看着的部位。

“其实,提议让我们来这的是青江同学。他知道我们在交往了。”

鹤丸颤抖着手,抹了把脸。青江知道,那就意味着他和一期两边的好友已经全部知道两人在交往的事实。

“还是被大家发现了呢。”

“是的,”一期缩了缩身体,让洗浴泡泡浸没肩头,“被发现……也挺好的。至少以后就不用隐瞒了。”

既然他们的好友在明白真相后依旧默不吭声,那说明他们至少没对这场恋情抱有反感吧。

鹤丸兀自想着,突然笑了起来:“既然大家都知道了,那一期为什么还要拉我出来呢?”

一期语噎。

理由其实很简单。平时两人连牵个手都得偷偷进行,每次听到恋人的抱怨,他也总是觉得很愧疚。

“只是想好好补偿您,但十分抱歉,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看到那些道具时会有些——”

散发着甜香的泡泡扑拥在他身前,嘴唇也被柔软覆住:“谢谢,一期。”

一期用手臂勾着他湿滑的肩膀,加深了这个吻。

唇舌交缠了许久,才难舍地分开。

鹤丸抿了抿嘴唇。

点这里

一期垂着头看他,呼吸依然难以平复。

鹤丸稍稍弯腰,在一期湿滑的胸前皮肤上亲了一下——尽管亲了满嘴泡沫水。

“草莓味儿的。”

一条毛巾盖上鹤丸的头,一期就近洗了手,正打算替鹤丸解决头上飞满的泡沫。

湿润的手指从白色发丝间挑走粉红色,那些泡沫粘在头发上已经变得干涩,指尖轻轻一捏便能清理干净。

鹤丸仿照他的动作也帮忙清理一期发间的泡沫,心中油然升起一股餍足感。

……但好像什么事情被遗忘了?

“等等,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

“您大概是多虑了。”

“嗯……我还是觉得,有很重要的事情没有做。到底什么事呢……”

一直等到两个人出来后,苦苦追忆的鹤丸才在旅馆招牌下恍然大悟。

“所以我们只是来Love Hotel洗了个澡而已?!”

“……”

反应过来的两人面面相觑。

“还好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俩在谈恋爱,那下次再来——”

“不会有下次了!”

 

/

审讯车其实是有的,很OOC所以等写好会在晚上偷偷贴一下,怂,就不打tag了……

还是打了tag,车在这里

谢谢阅读!


评论
热度(178)
  1. _(:3 」∠ )_鹤牌草莓糖 转载了此文字

© _(:3 」∠ )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