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睿津】金玉良缘(短篇)

雷总在九又四分之三等火车:

之前大家一起脑过的一个女装梗,之前也有其他太太写过女装梗很萌

我写的太废了T T……将就吃吧……

——————————

金陵小雪,萧景睿坐在芙蓉阁二楼靠窗的位置,端着一杯温酒凝望着窗外细碎的雪景有些出神。目光平直延伸而去的是白雪覆盖的金陵盛景,再往下便是芙蓉阁前熙攘的街景,那些柴米油盐的闲话碎语夹杂着市井之声悠然传来。


温酒入喉时,视线里出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一袭紫色缎面冬袍,袖口和领口都添上了月白狐裘毛领御寒。这人自小就怕冷,虽不像苏先生那样日日拥裘围炉,但冬日出门也得裹得严严实实才肯踏出屋子。


言豫津伸手拎着衣摆小心翼翼的绕过路面的坑洼,走到了芙蓉阁的楼下,站定后便东张西望起来。


“豫津。”


头顶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言豫津转过身子循声抬头看去,萧景睿倚在二楼的窗框上笑吟吟的冲他挥手。言豫津仰着脸,也冲他露出了一个灿然的笑容,融在这漫天细细飘落的碎雪中。


楼下站着的那人笑容清甜,眉眼如月,双瞳剪水。洁白贝齿像是珍珠粒粒,大抵是因为冬日清冷而被冻得微红的鼻尖,却衬的皮肤更加嫩白。人面桃花,不外如是。那样干净的笑容无论是心里有何种阴霾似乎都能被一扫而光。


我今生何求,唯你。

萧景睿有一瞬间的失神,脑子里似乎只剩下这一句话。


儿时的画面忽然似潮水一般的涌来,也许是人长大之后,就越发怀念起从前来。可儿时的记忆总会随着时间慢慢地淡化去,唯独那一段记忆,那一眼惊鸿的画面让萧景睿一直念念。


冬至这天正好也是穆王府的家宴,请帖早几日便送到了金陵城各家府上。穆霓凰换好了侍女送来的新衣裙后,拎着两对在她看来相差无几的耳环在铜镜前比划来比划去,实在拿不定注意,便拎着耳环走到了屋外。


“林殊哥哥,你说这两副耳环,哪副好看一些?”


彼时林殊倚在回廊的柱子边,手里拿着马鞭笑嘻嘻的指挥着院子里两个骑着木马疯跑的孩童,听到穆霓凰的声音后扭头看了一眼,伸手随意指了指其中一副白玉珠子的耳环后又回过头去看那两个孩子。


“豫津,你要是跑不过穆青我这次就把你绑到马背上去游街。”


紫衣小童闻言吓的身子一抖跑的飞快。


“林殊哥哥,你让他们俩玩儿吧,快来帮我挑一下簪子!我都快愁死了!”


穆霓凰说着便拉着林殊往屋子里走,平日里她都是素衣简冠,可今日家宴父亲特意说了要她好好打扮一下,随后让人买了许多首饰,太皇太后又赏赐了许多,这首饰一多起来就更让她犯难,拿不定注意的她只好拖着林殊跟她一起挑。


只留那八岁的言豫津和六岁的穆青在院子里自个儿玩耍,跑了三四圈以后,穆青已经是满头大汗了,彼时的他算是同龄人中身高拔尖儿的了,但还是矮言豫津半个脑袋,也没他跑的快。三四圈下来还是输给了言豫津。


“穆青,你还不快认输,反正你都跑不过我!”

“你胡说!我只是现在比你小而已,等过两年我也八岁就跟你一样了,不仅能跑赢你,还能揍扁你!”


小穆青一把扔了手里的木马撸起黛色的衣袖气鼓鼓的叉着腰冲言豫津喊着,言豫津想了想也扔了手里的木马,双手叉腰站到了穆青的跟前,垫了垫脚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比他高一个头的样子嚷道。


“我才不怕你呢,反正景睿会保护的。你揍我,我就让他揍你!”

“你就会让景睿欺负我!你这个景睿的跟屁虫!跟屁虫!”

“你才是跟屁虫!整天就会跟着霓凰姐姐!臭虫子!跑不过我的臭虫子!略略略!”


穆青看着言豫津冲他扮着鬼脸吐着舌头,一副小人得志的得意模样气得不行,嘴上说不过便想要动手,接着就朝言豫津扑了过去,两人顿时在院子里扭打了起来。


谢家的马车刚至王府门口,车夫还没来得及把踏凳摆好,一个十岁左右蓝衣小童便掀开了帘子从里面钻了出来,似乎有些迫不及待的纵身跳下了马车。


“大公子,您慢点!”车夫被他这一跳吓得胆颤,生怕摔着他自己又平白遭来一顿责骂。

“母亲,我先去找豫津他们啦。”萧景睿扭头冲车夫嘻嘻一笑,又冲马车上的莅阳公主脆生生的喊了一句便急急的钻进了王府,问了侍卫言家小少爷的位置后直直朝郡主院子里奔了去。


一踏进院子就看见在地上扭作一团的两个人,萧景睿急忙冲上去拉开两人,好不容易把两人分开后,言豫津正气鼓鼓的拍着裤子上的泥巴时,穆青趁机就扑了上去冲着言豫津的手腕就是一口。


萧景睿在言豫津的尖叫响起来时情急推了穆青一把,一直习武的萧景睿力气本来就比较大,再加上穆青没有防备,这一推就被推出去老远,狠狠地跌坐在了地上。


“呜哇!姐姐!姐姐!萧景睿打我!你快来呀!姐姐!呜哇哇哇哇!”


院子里立马就响起了穆青震耳欲聋的哭声,声音洪亮的几乎王府外的街道都听得到了。屋子里的穆霓凰和林殊闻声急忙丢了手里的簪子跑了出来,就见穆青坐在地上两只小短腿儿一边大力蹬着地面,一边嚎啕大哭,一张小脸都涨红了。


萧景睿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看到穆霓凰和林殊的时候有些心虚,言豫津则躲在他身后,抓着他的腰带悄悄地露出了半个脑袋看着。


“怎么回事儿?”

“姐姐!言豫津他骂我!萧景睿还打我!”见穆霓凰出来穆青哭的更带劲儿了,指着跟前那两人大声嚷嚷道:“我要告诉爹爹!打他们的屁股!”


“你骗人!”言豫津一听要让穆王爷打他和萧景睿的屁股,吓的急忙跳了出来:“明明就是你先骂我跟屁虫的,你还咬我!景睿只是推了你一下…”


穆霓凰闻言拉过言豫津的手腕看了看,那细白的小腕子上还有红红的牙印和穆青的口水,她转身一把将穆青从地上给拎了起来,一巴掌拍在了穆青的小屁股上骂道:“你是小狗吗?还咬人?我看景睿推你一下都是轻的,就应该揍你!”


“你偏心!讨厌!”穆青挣脱了姐姐的手捂着屁股瞪了景睿和豫津一眼:“景睿也偏心!每次都帮豫津!你娶他好了!哼!”说完便噔噔噔的跑开了,那模样惹得林殊和穆霓凰都笑了起来,随后招呼两个小孩进屋去吃点心。


言豫津刚迈了一下步子便又站在了原地,一脸窘迫的看着他们。景睿歪头看了看他疑惑道:“走啊,豫津,你不要吃小橘子吗?”


“我…我……”言豫津的小脸忽然红了起来,背着双手支支吾吾半天才开口:“裤子破了……”原来方才和穆青扭打的时候,不知道怎地裤子从左边屁股那儿被划了一条大口子,凉风从口子里灌了进来,风吹屁屁凉。


林殊憋住笑一把将言豫津给抗了起来:“走,换裤子去。”


除了是金陵城内最明亮的少年以外,林殊也是金陵城内最爱恶作剧的少年。当穆霓凰摊手说穆青的裤子言豫津穿不了时他脑子里突然就闪出了一个鬼点子,他看了看脱掉裤子坐在床上被棉被裹着的言豫津后,让穆霓凰附耳过来耳语了几句。言豫津不解的看着忽然捂嘴轻笑的穆霓凰,和将一脸茫然的萧景睿给拉出了房间的林殊,总觉得心里毛毛的。


“景睿啊,你觉得豫津长得好看吗?”


门外的回廊下,林殊转头看着乖乖坐在他身边小孩笑着问。萧景睿的双腿一晃一晃的,认真思考了一下,仰头看着高出他许多的林殊哥哥笑道:“好看。”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林殊眨了眨眼睛,神神秘秘的弯下腰凑到了萧景睿的面前,突然神情变得特别认真:“其实啊……豫津是个小姑娘!”


“怎么可能!”萧景睿闻言大惊失色的看着林殊,一脸难以置信:“不是的,豫津明明是…明明跟我一样是男孩子!”

“那是骗阎王爷的。”林殊仍然是一副认真笃定的模样,信誓旦旦的跟萧景睿说:“你知道豫津身体不太好吧,常常生病吧,所以言侯爷为了不让他被阎王爷带走就让他穿男孩子衣服,这样阎王爷就看不出来他是谁了,就不会带他走了。”

“真的?”萧景睿瞪大了眼睛,对于林殊哥哥的话他向来都是十分相信的,而且林殊哥哥也不会骗他,所以他说的一定都是真的。他觉得自己似乎知道了一个特别不得了的秘密,难怪豫津长得这么白白嫩嫩的,又这么好看!


“豫津,你真漂亮呀!”穆霓凰看着穿着自己小时候衣裙的言豫津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言豫津从出生起就是个唇红齿白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小时候常生病,所以皮肤也是白白嫩嫩的。穆霓凰从柜子里翻出了一身儿鹅黄色锦衣罗裙给他穿上,套上了月白色的狐裘披肩,还配了一条缀着铃铛的宫绦。随后又兴致勃勃的拉着他在梳妆台前坐了下来,解了他的发髻。


“霓凰姐姐,我为什么要穿你的衣服啊。”言豫津扯了扯裙子扭头去看穆霓凰。

“别动,青儿的衣服太小了你穿不了,穿姐姐的比较合适。”穆霓凰轻轻拍了拍他的头,让他坐正看着铜镜,然后摸过了梳子替他梳起头来。八岁的言豫津头发已经留的很长了,因为常常吃一些核桃芝麻和一些补身体的补品,所以他的头发又黑又亮,梳起来都顺顺滑滑的。

“可是姐姐是女孩子啊,我是男孩子啊。”言豫津还是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要穿霓凰姐姐的衣服,但是他又觉得这衣服颜色看起来挺好看的,还泛着淡淡的香味。


“好看就行了你管它是男孩子的还是女孩子的呢,别乱动。”穆霓凰拿着梳子轻轻敲了敲言豫津的头,一会儿之后就替言豫津梳了个小姑娘的百合髻,还特意从那一堆闪闪亮亮的金银首饰里挑出了一条纯银追了东海珍珠的抹额替他戴上。


言豫津虽然不太理解为什么霓凰姐姐要给自己梳一个小姑娘的发髻,还给自己戴了一条亮晶晶的抹额,又拿了胭脂水粉在自己脸上涂涂画画,但见她似乎看起来挺高兴的言豫津也就不阻止了,任由霓凰鼓捣起来。


“抿一下。”穆霓凰从青花瓷盒里拿出了一张抿红纸递到了言豫津唇边,言豫津乖乖的张开嘴抿了一下那红纸,小小的唇上便染上了一抹好看的朱赤色。


“豫津,你要是个女孩子,我一定让穆青娶你!”


跟前的言豫津俨然一个模样甜美可爱的俏丽小姑娘,穆霓凰觉得他真是可爱极了,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粉嫩的小脸儿笑了起来。


“不行,我要嫁给景睿。”言豫津急急的应道,虽然他还不是很明白嫁娶的意思,但总觉得不能让穆青娶自己,不然他肯定又会咬自己的。穆霓凰笑意更深了起来,拉起言豫津的小手往屋外走去:“你想嫁景睿啊,不行,你穿的是我家的衣服,就要嫁给穆青。”


林殊把言豫津是女扮男装的事说的言之凿凿,萧景睿本来就深信不疑了,当他听到一阵清脆的铃铛声回过头看到锦衣罗裙的言豫津时,就更加相信林殊哥哥说的是真的了。


九岁的萧景睿尚不太明白什么是喜欢,什么是倾慕。只是在见到梳着小姑娘发髻的言豫津时,他的心跳的特别特别快,整个人似乎都僵住了,他想他大概是生病了。


“景睿景睿!”言豫津一踏出门就着急忙慌的扑到了萧景睿的跟前紧紧的拽着他的袖子:“你快跟霓凰姐姐说,别让我嫁给穆青,他会咬我的。”


“那、那是豫津?”林殊惊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他原本只是想恶作剧让言豫津穿穿女装唬唬萧景睿的,可言豫津这一出来竟然就真的跟个粉嫩的小姑娘似得。


“豫、豫津…”萧景睿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见言豫津朝自己扑过来的时候他有些害羞的低了低头,然后往林殊身边挪了挪。言豫津见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往一边挪心下纳闷儿:“你干嘛呀,是不是我这么穿很难看,吓到你了吗?”


“不不不…好看!你…你很好看!”萧景睿看见言豫津微微蹙拢的眉毛,眸子里闪动着有些无辜的神色,他急忙摆手解释,随后又特别诚恳的看着穆霓凰道:“霓、霓凰姐姐,你别让穆青娶豫津啊,他俩会打架的。”


“那你娶吧。”穆霓凰和林殊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眼,憋住笑同萧景睿说道。

“对啊,刚刚你看见豫津没穿裤子的样子了,你可得负责,不然豫津以后嫁不了人了。”林殊十分笃定的补充道。


萧景睿一听林殊说自己刚刚见到豫津没穿裤子的样子,脑子里立刻就浮现出了豫津那细白的小腿,脸上又是一红,转身有些害羞的拉了拉豫津的小手:“那豫津你就嫁给我吧。”


“你说话要算数啊。”言豫津点点头,认为自己不用嫁给穆青后松了一口气。


那时正值童言无忌的年景,还不懂嫁娶何意,只是单纯的觉得嫁娶大概就是可以和对方天天在一起玩儿,一起吃好吃的,一起看戏,一起上书院。若是所有事都得一起做的话,言豫津肯定要选萧景睿的,只有萧景睿会在吃好吃的时候分一半给他,溜到戏院看戏时会让他骑在脖子上,上书院时会替他在睡觉时把风,随时注意先生有没有来。但穆青就不行,他老是跟他干仗,还咬他。


所以要嫁的话,只能嫁给萧景睿。


后来的家宴上,言豫津穿着女装出现时惊得一群大人又好气又好笑。萧景睿还拉着言豫津跑到谢玉和莅阳公主跟前说自己要娶他,谢玉哭笑不得的说豫津是男儿你怎么可以娶他?萧景睿据理反驳,一口咬定豫津是小姑娘。


“景睿,谁告诉你豫津是姑娘的?”


一干大人面面相觑,萧景睿特别肯定的指着正准备开溜的林殊朗声答到:“林殊哥哥说的!”接着便听到林帅一声中气十足的怒吼响彻整间大堂:“林殊!”


“霓凰!”


同时响起的还有穆王爷一样中气十足的声音,在他拉着豫津问谁给他梳妆打扮时,言豫津仰着脸怯生生的把霓凰姐姐给供了出来。


最后的结局是林殊和穆霓凰被罚抄兵书,而萧景睿仍然固执的认为言豫津是个小姑娘,哭着喊着要娶他回家。直到谢玉无奈的把两个小家伙拉到茅房后,让萧景睿见到言豫津和自己一样都是站着尿尿时他才发现自己被林殊骗了。


“这下你信了吧,豫津和你一样是男孩子。”

“哦…”萧景睿努了努嘴,站着回家的马车上看着言豫津被言侯拎上了言家的马车,思考了一阵后转头对谢玉和莅阳道:“男孩就男孩吧,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娶他啊?”


“……”

“……”


“你在傻笑什么呢?”

“没什么,想起了一些小时候的事。”

“什么事,快说来听听。”

“哦,就是想起你小时候哭着喊着说要嫁给我。”

“呸!谁哭着喊着要嫁给你啊,还要不要脸了。本少爷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稀罕嫁给你!”

“好好好,是我哭着喊着要娶你,行吗?”

“这还差不多,哎,怪我,天生丽质难自弃呀。”

“是,天生丽质难自弃,朝朝伴在我身侧。”

“美得你!哼!”


————————————

年少初遇常在我心,多年不减你深情,江山如画又怎能比拟,你送我的风景,柳下闻瑶琴起舞和一曲,仿佛映当年翩若惊鸿影,谁三言两语撩拨了情意,谁一颦一笑摇曳了星云,纸扇藏伏笔玄机诗文里,紫烟燃心语留香候人寻,史书列豪杰功过有几许,我今生何求,惟你。


评论
热度(326)

© _(:3 」∠ )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