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御物组=鹤莓大福bot翻译整理

粗粗:

拖了一个月多的整理。

https://twitter.com/tsuruichigod ←bot地址,御物组日常段子bot,特别萌。

主设定是

鹤丸=队长,一期=副队长,另外还有其他人比如不好惹的初期刀清光lv.99。


提醒:此bot(自称)是非腐向。但是简介里也说了确实会有带些倾向的内容。

我个人理解是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状态。→最萌的时期

所以请大家


>>>>千万、千万戴好墨镜<<<<


不能接受这对腐向的推荐自行右上角小红叉。


总之凭个人的判断与偏见挑了一些

*每天早上固定会有的两条↓,然后之后的就是随机的日常了(晚上也有固定的,会放在最后)

▄▄▄▄▄▄▄▄▄▄▄▄▄▄▄

(05:00定时)

鶴丸「早上好啊」

一期「…………………………」

鶴丸「哈哈…。啊、抱歉抱歉。现在还早,你再睡一会儿也可以哦」

一期「…………………………」

鶴丸「哟—,好啦乖。今天的你也是绝佳的睡迷糊状啊。」

▄▄▄▄▄▄▄▄▄▄▄▄▄▄▄

(06:00定时)

一期「…………为何每天早上你都会出现在我床上?」

鶴丸「为了向你提供每天早上最新鲜的惊喜啊。如何,吃惊吗?」

一期「都已经差不多习惯了。早安。」

鶴丸「嗯嗯、早上好。」

▄▄▄▄▄▄▄▄▄▄▄▄▄▄▄

前田「最近鹤丸大人很热衷于对毫无防备的人的耳边吹气的惊吓方式呢」

骨喰「由他去。不用多久他就会厌倦了。」

厚「不好了!!被鹤丸老爷子捉弄的一期哥腰一软滚下走廊受伤了!怎么办啊!」

骨喰「我不管了杀掉吧」

▄▄▄▄▄▄▄▄▄▄▄▄▄▄▄

鹤丸「啊啊…是草莓的味道呢。」

一期「请您不要一边看向这边一边喝草莓牛奶好吗。」

鹤丸「草莓的味道哟。」

一期「我告你性骚扰哟。」

鹤丸「喂喂,我只是在喝草莓牛奶而已啊?」

一期「药研,了结了他。」

药研「好。」

鹤丸「我错了。」

(*日语的草莓=いちご=一期,发音一样)

▄▄▄▄▄▄▄▄▄▄▄▄▄▄▄

一期「请问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鹤丸「我爱你哟副队长。」

一期「就算你说爱我,我被你吃掉的馒头也是不会回来的啊国永大人!」

鹤丸「等等等一下吉光不要拔刀冷静一下真面目都露出来了啊喂!可恶三条那货给我记着!即使说我爱你也不会被原谅啊!」

一期「觉悟吧!」

▄▄▄▄▄▄▄▄▄▄▄▄▄▄▄

一期「虽说凑齐了红与白,但总是这样的话,就不惊人了吧」

鶴丸「你真懂我啊副队长殿…啊痛痛、好痛!你就不能温柔点吗!」

一期「啊哈哈哈、你刚刚说什么了吗?」


厚「老实点说我很担心你不就完了吗」

薬研「小孩子不会懂的」

▄▄▄▄▄▄▄▄▄▄▄▄▄▄▄

鶯丸「阿一(おいち)。」

一期「在。找我有事吗?」


宗近「阿一。能稍微过来一下吗?」

一期「来了!」


鶴丸「阿一~❤」

一期「有何贵干啊队长(俯视着被锁腹过肩摔放倒的鹤丸)」


厚「呐、你看那…」

薬研「我已经知道你要说什么了」

▄▄▄▄▄▄▄▄▄▄▄▄▄▄▄

一期「廣光殿!请不要在战场上采取太过孤立的行动。」

倶利伽羅「…别…管我…。」

一期「这中二病再不克制一下的话以后我可是会在弟弟们面前喊『倶利酱』的哟?」


鶴丸「哦、怎么了……诶?我家副队长很可怕?哈哈哈!你在说什么啊,那家伙对待除我以外的人都可温柔呢!」

▄▄▄▄▄▄▄▄▄▄▄▄▄▄▄

一期「漂亮地(咬)…各个击破(咬)…………」

药研「……」

鹤丸「……」

一期「…………(′;ω;`)」

药研「没事我们都没注意到!没事的!」

鹤丸「咬到舌头的副队长也是超可爱的啊!鹤丸我好震惊!!」

药研「你闭嘴!」

▄▄▄▄▄▄▄▄▄▄▄▄▄▄▄

鶴丸「布阵有无漏洞?」

一期「这个说法不行。请更注意对象一些。」

鶴丸「哦…哦……突然提出要订正的地方真是惊到我了…」

▄▄▄▄▄▄▄▄▄▄▄▄▄▄▄

鶴丸「副队长、明天的出阵地地图到手了」

一期「嗯…、倾斜的地形很多呢…」

鶴丸「在这里战斗的话会很棘手吧。所以、我整理了一下对策案…」


江雪「一如既往的、惊人的近距离呢。」

鶯丸「注意力集中的话距离感就会变奇怪的。我好期待他俩回过神时候的反应。」

▄▄▄▄▄▄▄▄▄▄▄▄▄▄▄

鶴丸「鹤嚯ー!」

一期「一期嚯ー」

鶴丸「到夜战的时间了哦」

一期「展开布阵的侦查」

▄▄▄▄▄▄▄▄▄▄▄▄▄▄▄

太郎「吾之一挥,有如暴风!」

(挥来)

(挥去)

鹤球「看到了!!!」

太郎「??」

一期「我的衣摆被风卷起来了而已…请不要在意。」

▄▄▄▄▄▄▄▄▄▄▄▄▄▄▄

乱「请多~指教!」

鹤丸「我家副队长要是有你这么可爱就好了……这就是所谓不相像的兄弟吗。今天也拜托你了,乱。」

乱「鹤老爷您这个说法是不行的,要更注意对象一点才是。」

鹤丸「哇哦…比我想象的要像嘛。」

▄▄▄▄▄▄▄▄▄▄▄▄▄▄▄

鶴丸「哇!」

倶利伽羅「…你想作甚」

光忠「鹤桑怎么了吗?肚子饿了?要吃饭团吗?」

鶴丸「(´・ω・`)」

一期「失礼了。我是来回收队长的。」

倶利伽羅「就在那。」

鶴丸「(´・ω・`)」

一期「好啦好啦。所以我不是说过了吗,伊达那两位是不会被你吓到的。」

▄▄▄▄▄▄▄▄▄▄▄▄▄▄▄

鶴丸「来开令人羞耻的告白大会吧。一号,五条鹤丸国永,其实我还什么都没有考虑。」

一期「我就知道。」

▄▄▄▄▄▄▄▄▄▄▄▄▄▄▄

前田「鹤丸大人喜欢恶作剧这点也挺令人困扰」

骨喰「…话虽这么说,但他还是有分寸的。不能说是出于恶意呢。」

前田「…也是呢…不管怎么说都是位厉害人物」


厚「不好了!一期哥被鹤爷的陷阱挂住之后羞耻哭了!」

骨喰「我不管了杀掉吧」

▄▄▄▄▄▄▄▄▄▄▄▄▄▄▄

今剣「副队长!」

一期「怎么了?」

今剣「草莓拿铁是什么呢?」

一期「假设我是草莓汁、队长是牛奶好了。像这—样搅在一起的话我们就是草莓拿铁了。」

今剣「副队长!」

一期「怎么了?」

今剣「队长震惊得已经没有呼吸了!」

▄▄▄▄▄▄▄▄▄▄▄▄▄▄▄

蛍丸「哥哥对鹤丸爷爷是冷淡处理吧」

一期「!?」

蛍丸「为何如此震惊」

一期「我、我总是表现得这么冷淡吗…!怎么会、我绝没有一点要侮辱或是看低国永大人的意思但是如果没有谁能给他上缰绳训训他的话不行总之我是想说」

蛍丸「冷静点副队长」

▄▄▄▄▄▄▄▄▄▄▄▄▄▄▄

一期「…我…最喜欢…大的刀…了…」

鶴丸「再大声一点!!」

一期「…唔…我最喜欢大刀了!」

鶴丸「不要害羞!!」

一期「我喜欢大刀!!」

鶴丸「你这负心汉!!」

一期「你是想做什么啊!?」

▄▄▄▄▄▄▄▄▄▄▄▄▄▄▄

鶴丸「石头剪刀,去死吧!!」(FATE的梗)

御手杵「呜啊好险!你干嘛啊!」

鶴丸「吓到了吗?我听说你有“后出手的权利”的东西,确实是为了取胜而先发制人了。」

御手杵「抱歉、麻烦你翻译一下」

一期「你直接无视他就行」

▄▄▄▄▄▄▄▄▄▄▄▄▄▄▄

厚「一期哥!」

一期「好、做得很棒哦(摸脑袋)」

安定「一期哥ー」

一期「! 呼呼、做得很棒哦(摸脑袋)」

清光「一期哥~」

一期「辛苦你啦。做的很棒哦(摸脑袋)」

鶴丸「一期哥❤」

一期「好。做的很棒哦(摸脑袋)」

鶴丸「咦」

一期「怎么了吗?」

▄▄▄▄▄▄▄▄▄▄▄▄▄▄▄

鶴丸「微乎微乎,至于无形。佯装无知亦竭尽智谋,汝乃足与余并肩之谋士 。」

一期「激水之疾至于石漂者,势也。 驭鄙之徒,亦只超脱理性桎梏,仅以本能驱使刀剑之尔符。」


(这段前半都是出自孙子兵法,后半句大意分别为

“假装无知却能尽筹谋划策之职的人才配做我的参谋(素知らぬ顔で知謀の限りを尽くしてこそ俺の参謀に相応しい)”

“不被理性所束缚、凭本能挥舞刀刃者才配指挥我(理性の檻を抜け本能で刃を振りかざしてこそ私を使うに相応しい)”

感谢阿十&机油的帮助!)

▄▄▄▄▄▄▄▄▄▄▄▄▄▄▄

光忠「鹤丸桑和一期君是草莓大福的话、鹤丸桑和江雪桑就是雪见大福咯?」

倶利伽羅「别问我」

光忠「(哈…)呐呐…我刚刚注意到了一件很厉害的事情…」

倶利伽羅「…啥」

光忠「…鹤丸桑……和莺丸桑……毛豆麻糬…」

倶利伽羅「…!」


(毛豆麻糬…ずんだ餅长这样↓)


▄▄▄▄▄▄▄▄▄▄▄▄▄▄▄

次郎「老头子、给你送来了。抱歉好像让他喝了太多。」

鶴丸「没事、让他醉到熟睡的程度反而省事些」

次郎「真可靠呢」

鶴丸「这可是我家最重要的副队长嘛」

▄▄▄▄▄▄▄▄▄▄▄▄▄▄▄

鶴丸「这种叫甜甜圈的东西为何有个洞? 窥视孔吗? 真有趣!」

一期「似乎是为了让火更容易烤透哦」

鶴丸「……你每次都剧透这么快、会惊喜不足的…」

▄▄▄▄▄▄▄▄▄▄▄▄▄▄▄

一期「以上就是这次的作战对策了。有什么问题吗?」

鶴丸「有」

一期「请说。」

鶴丸「稍微对我温和些吧」

一期「我待你有那么强势吗」

鶴丸「不、应该说是满怀爱意的粗鲁对待呢」


兼定「那其实并没有什么不满吧」

歌仙「他只是想说说看而已。闹着玩的」

▄▄▄▄▄▄▄▄▄▄▄▄▄▄▄

清光「哥哥你现在脸上表情好可怕啊」

一期「为何赢不了呢……主明明说过潜在能力的话是我占优」

清光「熟练程度的问题吧。国爷和你来本丸的时间就不一样」

一期「虽然确实是这样」

清光「是吧—、还有、这大概就是所谓队长的要强心吧?」

▄▄▄▄▄▄▄▄▄▄▄▄▄▄▄

一期「说着要打头阵掌握局势、太慢了太慢了之类,机动最大值却只有34,比我还慢,带着骑兵骑着马依旧比不上短刀脇差和打刀呢。」


清光「国爷——!!」

安定「鹤丸大人暴死了!」

宗近「简直不是人(*´▽`)」

▄▄▄▄▄▄▄▄▄▄▄▄▄▄▄

青江「我是にっかり青江。原为大太刀的大脇差。嗯嗯、你也觉得这个名字很奇怪吧?但是呢,我把老虎换成玩偶这件事暴露了现在正在被一振大人追逐中,听说了这件事的你还能保持笑容吗」

鶴丸「听我说青江Lina、副队长骑的是望月。惊到了吗?」

青江「才不好笑对吧!」

▄▄▄▄▄▄▄▄▄▄▄▄▄▄▄

一期「请住手,国永大人…啊」

鶴丸「来嘛来嘛有何不行的❤」


歌仙「这么棒的演技居然在扮悪代官」

鶯丸「他们经常玩这个」

平野「一期哥一旦被缠上就没法拒绝呢…」

歌仙「你们究竟把三之丸尚蔵院当作什么了…」

▄▄▄▄▄▄▄▄▄▄▄▄▄▄▄

秋田「一期哥!我和鹤丸大人出去采购了然后鹤丸大人好厉害的!我问什么都会仔细教我、而且还会忽悠口八丁的店主拿了好些赠品!还用省下来的钱给我买了团子哦!」


一期「(*´v`)」

鶴丸「(*`ω´)」

▄▄▄▄▄▄▄▄▄▄▄▄▄▄▄

平野「莺丸大人!不好了!」

鶯丸「怎么了。喝点茶冷静一下」

平野「鹤丸大人唬爱染君说一期一振受到惊吓就会长出猫耳和尾巴,爱染君跑去吓一期哥之后什么都没长出来,见到失落的爱染君的一期哥正拔刀往鹤丸大人那去」

鶯丸「知道了。由他们去吧。」

▄▄▄▄▄▄▄▄▄▄▄▄▄▄▄

一期「这和抚养弟弟差不多是一回事」

鶴丸「一期哥❤」

一期「然而比弟弟们更需要照顾的对象在这里」

▄▄▄▄▄▄▄▄▄▄▄▄▄▄▄

鶴丸「副隊長ー」

一期「怎么了吗?」

鶴丸「一期ー」

一期「在」

鶴丸「一振ー」

一期「在」

鶴丸「藤四郎ー」

一期「在」

鶴丸「吉光ー」

一期「我在。」

鶴丸「(*`ω´)」

▄▄▄▄▄▄▄▄▄▄▄▄▄▄▄

清光「国老爷、来内番了哦ー等等那是什么东西」

江雪「是鹤一期大福」

清光「鹤一期大福」

鶯丸「虽然不能配茶喝呢」

清光「怎么变成那样的…」

鶯丸「对主上进行恶作剧被禁止出阵一周之后意志消沉就」

江雪「是很常见的风景呢」

清光「这是家常!?」

▄▄▄▄▄▄▄▄▄▄▄▄▄▄▄

鶴丸「一期嚯ー」

一期「鹤嚯ー」

鶴丸「话说这个“嚯—”是什么意思来着的?」

一期「不知道诶…?大概是猫头鹰的叫声吧」

▄▄▄▄▄▄▄▄▄▄▄▄▄▄▄

鶴丸「马铃薯条、的盖子打不开」(←じゃがりこ、卡乐比罐装马铃薯条)

一期「意外地不中用呢…」

鶴丸「不熟而已」

一期「揭开就好了吧?让我来」


\哔哩—/


一期「…………。」

鶴丸「啊嘞啊嘞〜?一振君怎么了〜?」

▄▄▄▄▄▄▄▄▄▄▄▄▄▄▄

清光「呐ー、国老爷子」

鶴丸「哦、怎么?」

清光「这个bot的ID、是因为bot名物—鹤一期大福取的吧,最后的d是什么意思?」(ID:tsuruichigod )

鶴丸「这个啊、是因为字数限制导致最后只能加一个表示大福的d」

清光「字数限制」

一期「这种内幕的话题您二位快打住」

▄▄▄▄▄▄▄▄▄▄▄▄▄▄▄

鶴丸「衣装纯白就好,在战场上染红的话,就会像鹤一样吧?」

一期「哈哈哈、这里可是饭桌呢」

鶴丸「没想到会溅开啊。真是惊到我了。」

一期「看来下回必须给你备个围嘴呢」

鶴丸「喂喂、你这是把我当幼儿看吗?」

一期「怎么会。是当老年人对待哦。」

鶴丸「…老年人」

▄▄▄▄▄▄▄▄▄▄▄▄▄▄▄

一期「作为儿子太过完美」

 鶴丸「你的亲父也就只会有吉光一人了。作为养子的话太能干反而会导致父亲的能力退化吧」

 一期「作为部下并不讨喜」

 鶴丸「稍微向队长撒撒娇也是可以的哦?温柔一点嘛?嘛虽然就算不讨人喜欢我也还是会宠你的」

(说明:这段是针对刀剑的监修芝村裕史在自己推上对“一期酱”的评价“尽管作为儿子太能干,而且作为部下来说并不可爱,但其实是没人宠就会死掉的类型“)

▄▄▄▄▄▄▄▄▄▄▄▄▄▄▄

鶴丸「哇!」

一期「我在、有何贵干?」

鶴丸「真无聊。给点有趣的反应嘛(挠挠挠挠)」

一期「咿啊!啊哈哈哈!等、住手、哈哈哈!」

鶴丸「怎样ー?惊到了吗ー?(挠挠挠)」

一期「呼呼哈哈哈!投、投降、投降了啦」

▄▄▄▄▄▄▄▄▄▄▄▄▄▄▄

一期「…怎么办才好…」

石切丸「哦呀、哪肿了吗?要我切吗」

一期「石切丸大人…那、能不能把那边那个正在挖陷阱的白色东西给切了?」

石切丸「嗯、那可是能引起头痛的肿瘤呢」

一期「会头晕呢」

石切丸「请稍等一下,我去惩治」

▄▄▄▄▄▄▄▄▄▄▄▄▄▄▄

鶴丸「一期嚯!…我去、口误了」

一期「真是让人没办法呢。鹤嚯ー」

▄▄▄▄▄▄▄▄▄▄▄▄▄▄▄

一期「隊長」

鶴丸「唔哦、咋了?」

一期「鶴丸大人」

鶴丸「嗯」

一期「鶴丸殿?」

鶴丸「嗯」

一期「国永殿」

鶴丸「嗯」

一期「国永大人」

鶴丸「嗯。」

一期「(´v`*)」

▄▄▄▄▄▄▄▄▄▄▄▄▄▄▄

一期「国永大人!」

鶴丸「哦、哦…?怎么了?这是被逼上梁山了?」

一期「那个、请让我…骑一下脖子!」

鶴丸「嗯…。…会变成怎样我可不能保证哦?」


光忠「哇、好远就能听到一期君的尖叫呢」

鶯丸「连我自己都觉得是想出了个很棒的惩罚游戏啊」

光忠「录下来吧」

▄▄▄▄▄▄▄▄▄▄▄▄▄▄▄

(25:00定时,其一)

「没事的。火什么的这里并不存在。看吧,一片纯白。没事的。就是这样…乖孩子。不会再被火熏了。吉光、一期一振吉光、没事的、我就在这里。我会看守着的,你就安心地睡吧。」

▄▄▄▄▄▄▄▄▄▄▄▄▄▄▄

(25:00定时,其二)

「……乖。就像这样、晚安」

▄▄▄▄▄▄▄▄▄▄▄▄▄▄▄



暂时翻了这么多…约摸总体的20%左右?(算上活动的话…)以后会慢慢翻。下次应该会先整理2000粉纪念的问答活动…那个特别闪瞎人。意译比较多,有什么问题的话欢迎来提醒我改。

评论
热度(458)

© _(:3 」∠ )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