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YOI/奧尤】假期

HALCA:

Yuri on Ice

奧塔別克(21)x尤里(18)

交往中設定

OOC請小心

充滿自我流設定

-

尤里‧普利謝茨基,現年十八歲,十五歲開始在GPF奪得第一面金牌後,至今還未度過沒有頒獎台的賽季。

被譽為「冰上妖精」的尤里,在某次莉莉婭起頭的飯局中,認識了一位在時尚界頗負盛名的藝術總監。在莉莉婭這位朋友的大力邀約下,他除了嘗試自己設計衣服外,還到巴黎時裝週去走了一圈——當然是在伸展台上走一圈。

精緻的臉龐,高雅的動作,雖纖細但不瘦弱的身材。在伸展台無意走了一圈的尤里從此聲名大噪,從冰上妖精搖身一變成時尚界的新寵兒。也因為這樣,現在不只關注花滑界的會對這張臉感到眼熟,關注時尚界的也對這張如同天使的臉龐感到愛不釋手,更別說貼出的海報都會被有心的民眾給刻意撕走帶回家收藏了。

這也造成尤里很大的困擾。

「早知道就不要去設計衣服,還走什麼時裝秀!」鋒頭正旺的時期,尤里只能關在家裡睡覺或在冰場練習,然後邊做高難度的伸展暖身邊用視訊和奧塔別克抱怨。

奧塔別克輕笑,視訊通話的他看著自家小貓爆炸的模樣,心裡倒是很滿足。

眾所寵愛的天使是我一個人的。

雖然天使正在做的伸展操感覺特別的不人性化。

「喂,你有在聽嗎?」感受到奧塔別克心不在焉的尤里沒好氣的問著,自己可是很認真的抱怨,居然還給我走神?

「有。」聽到奧塔別克這麼說,尤里突然覺得自己對他發脾氣幹嘛?這個人對自己的全心全意根本不需要懷疑,連無理取鬧的任性也能全盤包容。

看到自家小貓莫名其妙軟下來的氣勢,奧塔別克雖然不知道尤里內心剛剛想了什麼,卻知道要乘勝追擊,「我們今年的休整期似乎在同一時間,一起出去散心?」

「散心?」被關久的尤里立刻表達對此事的高度肯定,「可是我現在這樣不適合吧。」於是剛剛一瞬間很開心的小貓又回到懶懨懨的態度。

「我們再一起想辦法,總而言之這次的假期記得留給我,嗯?」

-

於是,休假中的冰上妖精就這樣出現在日本關西機場,連習慣的大墨鏡都沒帶,就這樣拖著他的豹紋行李箱出了海關,找了個休息區的小角落窩著滑手機。

然後這個小角落的正前方剛好有個巨幅廣告,更巧的是,廣告就是尤里近期內最火紅的化妝品廣告。

他看著廣告前面總是有人駐足拍照,剛走了一個又來兩個,甚至還要跟廣告合照。

原來這廣告這麼受歡迎啊,尤里到現在才感受到。雖然冰場外總是有一大票人在等他,只為了看他一眼,但其實Yuri Angels一直都是這樣的模式,所以就算感受到場外等候的粉絲越來越多,也沒特別覺得是廣告的威力。

尤里盯著廣告,再次有意識的時候,是被人輕搖叫醒的。

「尤里?」奧塔別克輕搖睡著的尤里,「醒了嗎?」

尤里眨眨乾澀的雙眼,正要伸手去揉時,被奧塔別克抓住手腕,「你現在戴著隱形眼鏡,有帶食鹽水嗎?」

還沒完全清醒的尤里只能用著迷濛的眼神看著對自己說話的奧塔別克,然後什麼話也回答不出來,因為他根本沒在聽。

深知這一情況的奧塔別克也不多說,跑去一旁便利商店買了食鹽水,並幫尤里點完,解決眼睛乾澀的問題。

回過神的尤里看著奧塔別克堅毅的下巴,雖然覺得這線條很令人心動,但還是不解為何自己倒在對方的大腿上。

「回神了?」奧塔別克抓住尤里不自覺伸出的手,低頭問著清醒的小貓。

「這樣你也能認得出我?」尤里起身,甩了甩一頭烏黑的髮。

「嗯,」奧塔別克伸手抓住尤里微長的髮尾,摸了兩下,「不傷髮質?」

「應該不會吧,米拉介紹給我的,隱形眼鏡也是。」尤里指著自己帶了角膜變色片的雙眼。

「如果會不舒服的話就別帶了。」奧塔別克輕撫對方因乾澀而微紅的眼角。

「這可不行,難得可以這麼自由的出來,況且也沒不舒服!」尤里起身,順帶在奧塔別克的唇角偷了一個吻,「餓了,想吃飯。」

看著變裝後非常放飛自我的尤里,奧塔別克忍不住將人摟進懷裡,「走吧,帶你去吃飯。」

-

這段旅程大概是尤里近期內最舒心的一刻,除了不會被任何人打擾外,還可以跟久違的戀人好好享受假期。

兩人到了嵐山,在桂川岸邊租了一艘小船。或許是運動選手的天分,相較於一旁也是自助划船的其他旅客來說,奧塔別克的第一次划船是相當順利,而尤里則是被那些在原地打轉的船逗得哈哈大笑。

「尤里,要笑可以,不要這麼光明正大的笑。」奧塔別克無奈的提醒笑開懷的妖精。他們的船還沒駛離人群,正好讓奧塔別克聽到好幾對情侶的抱怨聲,大多是女朋友們指著他們這艘船說「你看看人家划得多好」,然後男朋友們一臉懊惱的樣子。

由於之前常跟尤里去長谷津度假的關係,因此奧塔別克也學會了一點簡單的日文。

「我有厲害的男朋友,他們可沒有。」尤里瞇著眼享受著微涼的風,得瑟的臉讓奧塔別克跟著笑了,他放下船槳拿出了手機,打算把這樣的尤里拍下來。

結果卻被尤里奪走了手機,「只拍我有什麼意義?」他轉身背對奧塔別克,喬了個完美的位置,「要拍囉。」

這張照片最後被尤里洗出來,放進這次與奧塔別克一同挑的相框擺在床頭邊的櫃子上,還再三叮囑自家的貓咪不可以動這個相框。

此是後話。

除了嵐山外,伏見稻禾神社也是他們的目標之一。為了避開人潮,他們選在一大早前往伏見稻禾,果然千本鳥居路上除了一些健走的民眾外,幾乎沒什麼人。

走在千本鳥居的道路上,陽光從縫隙中灑落,尤里黑色的髮梢像是有光在跳躍,他回頭笑著牽奧塔別克的手,湖水綠雙眸與黑色變色片在光線下是令人醉心的墨綠色。

跑到奈良想餵個鹿,結果被鹿追著跑。好不容易脫離鹿群的兩人到了東大寺,買了門票進去參觀,看到許多人在鑽柱子下的小洞,尤里也跑去一旁看了熱鬧,「他們說只要順利鑽過這個洞,今年就能無病無災耶!」日文程度明顯比奧塔別克好上一個層次的尤里向他說著,臉上的表情是躍躍欲試。

「你背包給我,我在一旁看著你。」對自己柔軟度為零的事實看得相當透徹,奧塔別克接過尤里的隨身背包,就站在一旁看著。

輪到尤里的時候,觀看的人倒是變多了,大概覺得這麼高的男生要穿越這個小洞有點困難吧,「我要鑽囉。」尤里喊了一聲,彎下腰後三兩下就穿越了半身,「奧塔別克!拍照拍照!」

開心地比出剪刀手,然後雙手一撐,整個人就順利地出來了,順便獲得圍觀民眾的驚呼。

「雖然不知道有沒有效,但我在鑽的時候有幫你一起祈禱一下。」尤里偏頭看著奧塔別克,「下次要不要跟我一起練習拉筋,搞不好以後你就可以鑽這個洞了。」小惡魔尤里帶著明顯調笑的語氣,與奧塔別克一同走出寺外。

「你無病無災我就很滿足了。」奧塔別克摟著尤里的肩,感嘆地說著。

尤里則是斜眼瞪他,「我無病無災,那你呢?你的人生可是已經賣給我一輩子了,休想拋下我一個人。」

「是啊,全賣給你了,所以你要我無病無災,我就會無病無災的。」

「你給我記好自己說過的這句話,啊?」

最後尤里還是跑去買了個御守,要奧塔別克放在皮夾里。

-

旅程的最後一天,兩人沒有預定的行程,醒來後決定悠閒地吃個早餐,在市中心逛著打發時間。

「頭髮顏色好像有點在退了。」尤里抓著自己的髮尾端詳著,隱約可以看到黑髮裡透著一點金色的線條。「回去再洗個幾次應該就會恢復原來的顏色了。」

他轉頭望向奧塔別克,「你覺得黑髮的我,如何?」

「很棒。」

「所以你比較喜歡黑頭髮的我囉?」

「我比較喜歡你。」

「......」

總覺得自己好像又問了奧塔別克蠢問題。

於是耳尖泛紅的尤里開始轉移話題,從拍廣告遇到的趣事講到今年比賽的編舞。原本只是想轉移話題,卻聊到意猶未盡,尤里直接拉著奧塔別克進了剛剛經過的咖啡廳。

即使他們已經整整相處10天,沒有分開過,還是覺得不夠。

想跟這個人分享更多生活的瑣事,想知道這個人更多。

想一直聽著這個人說話,想要他全神關注的看著我。

「然後我跟你說,那個......」尤里眼角餘光正好看到一個熟悉的名字,奧塔別克順著他的目光瞧過去。

「尤里,要去?」看著自家貓咪盯著滑冰場的招牌不放,奧塔別克語氣帶著笑意。

「也不是說那麼想去啦。」嘴硬的貓咪硬是把目光收回來,臉上卻寫著「想滑冰」三個大字。

最後兩人還是離開了咖啡廳,過個馬路進了對面的滑冰場。

或許是因為平日的關係,冰場內人意外的少。有三分之一左右被圍起來當作兒童滑冰隊的練習場,其餘三分之二開放給客人使用。

尤里從行李箱翻出自己的鞋子,預計回國後立刻前往聖彼得堡練習的他,早已經把鞋子準備好,放在自己的行李內了。

綁著鞋帶的他抬頭望向奧塔別克,「你不一起來嗎?很久沒一起滑了。」

於是在尤里的強烈要求下,奧塔別克也掏出了自己的鞋子,在奧塔別克綁鞋帶的時候,尤里趴在護欄邊坐著暖身順便看孩子們練習,一旁開放給遊客的冰場有幾個看起來對花式滑冰有點研究的在那裡各種炫技。

「看我的勾手一周跳(1Lz)!」

「有什麼了不起的,我還會一周半跳(1A)!」

......尤里頓時覺得這種沒質量的東西不值得觀賞,撇開視線,改成關注那群正在練習的孩子。只見那群孩子眼神亮晶晶的看著炫技的青少年,讓尤里更無語。

他走進冰場,正要給孩子們來點「震撼教育」時,卻被奧塔別克拉住。尤里一臉問號的看著奧塔別克,「幹嘛?」

「尤里,要跳可以,小心褲子。」奧塔別克一臉正經地提醒。

老實說奧塔別克不提醒,他還真的沒注意穿得不是練習褲,「嗯。」尤里點點頭,將刀套交給奧塔別克。

看著尤里一如往常的優雅滑入冰場,滑個兩圈馬上接一個後外點冰三周跳(3T),果然獲得一旁孩子們的驚呼,和那群青少年的目瞪口呆。

奧塔別克隨後跟著進了冰場,「快來個3T。」尤里期待的催促,閃亮的眼神和孩子們有的比,一個大孩子帶一群小孩子的感覺。不負眾望的奧塔別克也跟著跳了個3T,雖然他渴望的眼神只有一個。

然後兩人就這樣邊慢速滑冰邊聊天,完全不管被勾起期待的眾人們。大家看到這個情形,琢磨著大概這兩個也不會在跳了,於是各自鳥獸散,孩子們該練習的去練習,青少年們裝逼的去裝逼。

尤里舒適的滑了好幾圈解解饞後,才被奧塔別克抓去一旁休息,「暖身操作的不夠久,先休息一下。」乖巧的接過奧塔別克遞來的水,擰開瓶蓋準備要喝的時候,卻被蹲在一旁的孩子給吸引了注意力。

孩子見到尤里看向他,害羞地伸手抓住尤里的衣角,「那個、大哥哥......可以教我跳躍嗎!」

「怎麼辦?」尤里第一個想法就是向奧塔別克求助。即使在戰場上獲得無數榮耀,但對教學這塊完全沒有碰觸過的尤里,感受到史前危機,正當他想要拒絕的時候,孩子卻又開口。

「我都滑不好......每次都被嘲笑,大家都不跟我玩。」孩子將臉埋進雙腿間,悶悶地說。

不知為何,尤里想起了小時候為了練習滑冰而沒有朋友的時候,他沉默了一會兒,「好吧,雖然我也不保證能教你什麼。」

於是冰上妖精的第一次授課就這樣開始了。

「你要先這樣,」尤里側身,「然後用力轉,接著腳下來的時候要蹲一下,才不會受傷。」

「這樣嗎?」

「不是!是這樣!」

「這樣?」

「錯了!轉身,轉身知道嗎?」

即使教學中的妖精有點兇,但孩子卻一點也不退卻,他相信這個長得像天使的哥哥會把他教會的,雖然天使哥哥講起話來像大魔王就是了。

「好,我們再來一次。」尤里拍手,要孩子回到原位。

「尤里,時間差不多了。」奧塔別克看著時間,是時候要前往機場報到了。其實奧塔別克有點意外,除了這孩子不管失敗多少次也沒放棄之外,他也沒想到尤里可以如此認真的教導孩子如何跳躍,即使是最簡單的後外點冰一周跳(1T)。

「好,再讓他跳一次。」尤里看著孩子,「相信自己,你可以的。」

「嗯!」孩子起步,小助跑後一個跳躍,砰。

即使不是很完美的落地,但卻是有史以來最成功的一次。「我成功啦!」孩子奔過來抱著尤里,「謝謝天使哥哥!」

「什麼天使哥哥......啊!算了,隨便!」尤里伸手揉亂孩子的髮,「這樣你就會跳了吧。」

「嗯!會了!」孩子開心的瞇眼笑著。

「你為甚麼想要學花式滑冰?」尤里問著。

「因為我有個崇拜的選手!他的花式滑冰特別美!」孩子得意的說。

「喔?是誰?」該不會又是維克多那個禿子吧。

「是尤里‧普利謝茨基!」孩子大聲喊出他的名字,讓尤里愣住。

「很好,我也很喜歡他。」奧塔別克滑到兩人身旁,拍了拍孩子的頭,「以後努力一點,說不定你可以在賽場上遇到他。」

「我可以嗎?」孩子看著尤里,眼神滿是期待。

「或許吧,但你要更努力才行。」

我期待未來在賽場上見到你啊,孩子。尤里燦爛的笑了,他摟著奧塔別克的肩,「走吧,回家囉。」

-

在飛機上,尤里靠著奧塔別克的肩,「吶,你說我能在賽場上遇到他嗎?」

「或許可以,再十年後你也才二十八,完全還沒到退役年齡。」他拉起尤里身上快滑下去的毯子,「快睡吧,下飛機後就要趕去練習了。」

尤里湊上前吻了奧塔別克,「嗯,晚安。」

兩人十指交扣,相依著進入夢鄉。


--------------------

對不起,說好的HP PARO還沒寫

腦中想著小情侶約會去,這篇就這樣出來了XD

附帶一提我覺得這篇滿沒重點的,但我寫得很開心就是了!

新年快樂!

附上一張自己拍的咖啡店小情侶~

感謝YOI CAFE願意用尤里跟我交換勇利的小夥伴~




评论
热度(83)

© _(:3 」∠ )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