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三山】再见,周日(完结)

刺猬小姐的甜点坊:

Attention:

1.灵感来自于电影《星期恋人》,看完后瞬间萌上了这种青涩的感觉,想着如果换成三山会是怎样的发展。

2.《星期恋人》原作:僪 红绪,漫画:宝井理人

3.文笔渣,脑洞大,可能OOC,可能狗血,请自带避雷针,欢迎捉虫。


正文——


    山姥切做完值日的时候已是日上正头,婉拒了同伴们聚会的邀请,原因是今早三日月发了简讯说中午想一起去野餐,不过这个理由自然是不能说出口的。确认门锁无误后山姥切独自离开道馆,不远处有个人斜斜倚在墙边似在小憩,山姥切稍稍加快了步伐走向那个一直在等待的身影,“走吧。”那人抬起眼帘,月牙般的眼睛盛满了暖意,笑盈盈地牵住山姥切的手,“好啊。”


    两人就近找了一个公园,挑了一处偏僻清净的树下,当山姥切看见三日月拿出便当盒的时候略有惊讶,“你会做饭?”


    “哈哈,之前确实没做过,今早向小狐丸请教了一番,嘛,卖相虽说不怎么样,不过味道应该还可以吧?”三日月夹了一块长相不错的甜蛋卷送到山姥切嘴边,山姥切顺口吃了,甜甜的醇香在唇舌间弥散之际才察觉到刚刚自己做了什么,眼光不自然地飘向三日月,却见对方一脸期待混杂着不安的神情,“挺好吃的。”听此三日月松了一口气,悄悄把卖相过关的菜品挑给山姥切。


    实际上山姥切也带了一份便当,因为不知道三日月喜欢吃什么,于是就把自己拿手的都做了一点,三日月倒是很高兴得一扫而光,“只要是切国做的我都很喜欢。”自从昨日摩天轮一事之后,山姥切对于三日月这种语言的抵抗力已经有所提高,但还是不敢直视对方的脸,只是埋头吃饭,可惜了那一抹笑意也消纵即逝。


    饭后两人静静地品尝着三日月带来的和果子,香Q的麻糬外皮采用最高级品质的糯米和草香恰到好处的艾草所炼制成,带有淡淡青草香味,内馅花式繁多口感细腻爽滑,山姥切很是喜欢。三日月单手支着下巴凝视正吃得开怀的某只团子,伸手抹去了对方嘴角边不经意蹭上的一点白粉,又自然而然地舔了一下手指,某只团子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呆呆地歪着头。真是可爱啊,三日月看了山姥切两眼,揽过他的肩,吻了上去…...这次可吓到了山姥切,连忙用手去推三日月的脸,小声道:“会被人看到的!”这可不是什么夜晚海边也不是什么摩天轮车厢,公园里随时会有人路过。*1


    三日月倒不在乎这些,另一只手抓过山姥切的手扣在身旁,对着那张略带震惊的脸就亲了下去,身高差距迫使山姥切扬起了头,由于这个动作帽子下滑,露出了藏在里面的金发,发丝闪着柔软的光泽,令人忍不住想要揉搓。三日月眸子暗了几分,揽在肩上的手转而抚上山姥切的后脑勺,紧紧扣住不让其逃脱,继而加深了这个吻,灵活的舌头敲开贝齿,在山姥切的口中肆意逗弄,等到上上下下都吮舐了一遍后三日月才心满意足地放开山姥切。此刻四周无人,阳光被树叶筛成斑驳的金片,细细碎碎地落在两人身上,风轻轻吹过树叶缝隙带起的沙沙声,挠得人心里痒痒的。


    愣了好一会的山姥切稍微镇静了一些,没说什么,只是瞪了一眼三日月之后默默整理好帽子,然而山姥切不知道的是,由于刚刚那个吻,淡淡的红晕已爬上他的眼角,连带着眼光也变得湿润润,那记眼刀自然也就没什么杀伤力了,相反在三日月看来倒让人更想吻下去了,当然目前这个状态下还是打住吧,要是把某只团子惹炸毛了,他可没忘记剑道高手狠狠一拍的那力度。三日月凝视着山姥切那红润的双唇,意犹未尽地伸舌舔了一下嘴角,像一只餍足的猫,“唔,豆沙味的啊。”


    仅仅是简单的一句话,仅仅是简单的一个动作,却让三日月看上去十分之性感,那张精致的面容显得异常魅惑。无论是紧紧相握的手还是深入交缠的吻,都能够让山姥切的神经紧绷不已,心脏仿佛被他人掌控一般,就连呼吸也变得困难。


【我可能…...真的……已经陷进去了】


    山姥切终于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有多喜欢三日月。


 

 

 

 

    照例在地铁站分别的时候,山姥切第一次叫住了三日月,鼓足了气力,问道:“三日月,你家在哪儿?”


  “诶?”


  “额,我的意思是,不能总让你送我回家。”


  “我只是想这么做,才做的。”


  “嗯……我也是。” 想了解更多关于你的事情。


    三日月的眼角不自觉地染上了笑意,“那么我们需要快一些了。”


  “哪个方向?”


  “我家在鸟越。”*2


  “鸟……越?”难道说三日月一直在绕远路送我回家?!


    去三日月家之前 ,DVD店。


  “请问是当天还吗?”店员扫着碟片上的磁码。

 

    “嗯。”山姥切正准备掏钱。


  “不,是明天还。”三日月按住山姥切的手,打开钱夹,“多少钱?”


  “一共300日元。”


  “怎么了?难不成切国很在意付钱的问题?”


  “额,不是……”


    山姥切在想,为什么说是明天还?隐隐的猜测仿佛摸到了一丝苗头。


   “这边,穿过这个神社马上就到我家了。”


  “哦。”


    也许,自己可以再努力一点,试着去争取自己想要的。


  “到了。”


    面对眼前豪华的别墅,山姥切闪失了神,在回神后的下一秒抓住了三日月的胳膊,“三日月……”


  “诶?你想回去了?”三日月的语气一下委屈起来,难得今天谁都不在家。


  “不是要回去,只是……会有管家女仆之类的吗?”就像是电视剧里演的那样。


  “哈哈哈,切国你在想什么呢,没有那种东西哦,只是普通的住宅,定期会有钟点工来打扫而已。”三日月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拍拍山姥切抓着自己胳膊的手,找出钥匙打开了门,“那么,请进吧。”


    三日月的房间很大很整洁,整体色调以绀色为主,缀以金色的装饰,正如房间的主人一般,给人一种沉稳优雅的视觉享受。


  “三日月你的家人呢?”山姥切在房间里看到一张五人全家福。


  “啊,他们陪今剣出去玩了,喏,就是最小的这个。”三日月放好碟片后,来到山姥切身边指给他看。照片里的三日月是笑着的,虽说平日里三日月始终挂着一副微笑的面容,但是不一样,这个笑很温柔,就好像……好像三月的樱花落在湖面,晕开了涟漪…..对了,他曾经见过,在那个夜晚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笑容。*3


  “影片要开始了。”三日月拉着山姥切坐下。


    因为是三日月挑的碟片,山姥切之前没细看,现在才发现这是前几日他们去电影院看的那场,“等等,三日月你不是看过了么?”


    知道山姥切在问什么,三日月轻轻勾了勾嘴角,“我前几日并没有看。”


  “为什么?”


  “因为那时候有比电影更值得我去看的东西。”


    听懂了三日月话中的意思,山姥切不吱声了,抱着膝静静看电影。


    影片播放了一段时间,山姥切突然问道:“这个……到几点结束?”


    三日月看了看手表,算了一下:“6点吧。”


    影片的画面切了又切,时间仿佛过去了很久,又仿佛只有一小会。山姥切暗自深呼吸了一口气,因为接下来的决定很重要,他得先证实一些事情,“我有话想和三日月学长好好说。”


    称呼变了,三日月转过身子, 默不作声地听着。


  “第一次见面时,我曾问过:只要是第一个向学长告白的人,不论长相如何,即使完全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也可以?”


    不是疑问句的语气,三日月还是认真复述了一遍自己当初的回答:“因为光凭外表是无法知道一个人的内心,只有相处之后才会了解对方是否是我喜欢的人。”


  “那么,现在呢?”山姥切低下头捏紧了衣角。


  “切国,看着我。”不同于平常,此刻三日月低沉的声线透露出蛊惑的味道。三日月捧住山姥切的脸,后者不由自主地抬起头正视对方,三日月清澈的瞳孔中映出自己慌乱紧张的模样,视线无处可逃。精致的眉眼,如蝶翼般扇动的睫毛,挺直的鼻梁,轻抿的唇透着浅浅的樱色,这个人好看到让人愿意溺死其中。然而这样深邃的双眸中只映着一个人的身影,就好似满天的月色只照在一个人身上,“我喜欢你,只喜欢你,切国。”*4


    山姥切确认了,也终于揣摩出了精灵说出那句话的心情,一定是和现在的自己一样,怀着不安与紧张,却又无法抑制地期待着回应。山姥切抚上捧在脸颊处的手,牵引着向下抵在心脏处,坚定的碧眸直视着三日月,“请跟我交往吧——三日月。”


    秒针滴答滴答,时钟指针定格在18:00。


    咦?啊……啊啊啊啊?!出乎意料的正式告白,三日月一下子愣住了,一直以来都是他主动去联系这份关系,小心翼翼地维持着现状,又狡猾地期待着再近一点。现在这句话犹如重磅炸弹,炸得他心花怒放却又不知所措,然后三日月开心地笑了起来,仿佛春樱盛开,“我答应哦,想和切国一直在一起,比任何人都要喜欢你。”


   “糟糕……实在太高兴了……”


    山姥切也跟着情不自禁地笑了出来,在三日月还来不及惊叹的时候,仰起头吻了上去,不深不浅,恰到好处的一个吻,于是樱花树下开了满地的小雏菊。


  “这个,到几点结束?”


  “永远。”*5


    不是一周的恋爱游戏,不是一时口误的意外,而是认认真真的交往。三日月紧紧抱着山姥切,就这样一直拥在怀中,不再放手。

 

 

 

 

    周一,台东区,崭新的清晨。


【早安,切国,不快点准备会迟到哦(゜▽^*)╭❤~】


    山姥切轻轻笑了,如湖水碧绿的眼眸中泛起甜蜜的涟漪。


   另一边,地铁站口,短信音响起。


  “呵呵。”三日月看着手机,心情愉快。


【谢谢你叫醒我,早安( ^_^ )~】


“早上好。”

又能与你同行的一周开始了。


——完结


注:

*1:文中写的是和果子,但是具体描写更像是大福,一种尺寸较大、包著红豆馅的日本式麻糬,是日本和果子的一种。大福的外皮和麻糬类似,用糯米制成,外面会沾上一层白粉避免粘手。

*2:台东区确实有鸟越神社,但鸟越和上野是反方向这一点是瞎编的,设定爷爷家在鸟越神社,主要是考虑到石切丸papa的主职hhhhhh哦对了,三条宅里石切丸和岩融是工作人士。

*3:人在最亲近最信任的人面前会笑得很释怀,这里的意思就是爷爷在周三那个晚上就默认被被是他亲近的人了,而现在被被意识到这一点,联系租影碟的那点猜测,就更坚定地要争取一下了。

*4:周五那篇里写到,被被说月色很美,代指的就是爷爷。而这里说满天的月色只照在一人身上,大概会很甜吧。文笔拙劣,想表达的东西太多,只能写在注释里。

*5:这个对话虽然没写主语,但是我觉得应该能看懂哪一句是谁说的。被被问了两次“几点结束”,两次代表的意义是不一样的,意味着结束和开始。樱花和小雏菊暗指爷爷和被被,查了一下,雏菊的花期是3~6月,所以应该是可以一起开的吧。


PS:星期恋人这个坑,从去年8月到今年3月,我终于把它填上了,感谢一直观看的婶婶们。由于每次更新之间的时间拖太长,前后的人物性格可能有所偏差,我已经尽力描写出自己想表达的三山了,总之还是那句话,OOC是我的,三山是大家的。正文算是完结了,但是还有几篇番外,梗已经想好了,希望自己能把番外尽快写完吧【才怪】


PPS:惊喜地发现居然满百粉了,谢谢观众老爷们的厚爱,比心❤



评论
热度(164)

© _(:3 」∠ )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