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鹤一期/ABO]言外之意05

鹤牌草莓糖:

01 02 03 04


*前三千是胡扯,后三千八开车,讲讲上个月到底发生了啥让莓哥讳莫如深


*主莓哥视角的骑乘车&超/级/耻


-


 


D区,私人晚会。


一期站在二楼栏后,看着底下的表演。


穿着纯白礼服的青年闭着眼,手指在琴键上灵巧跃动。聚光打在他身上,折射出让周围盛装都黯淡的光。


此时一曲毕。


“水平一般。”在掌声中,他听到一旁有人犀利地评价道。


迎上他投去的目光后,那人复又开口:“但是效果不错——您好,佐藤先生。”


他笑了笑,回答道:“您好,山田小姐。”


 


“这个,好勒。”


“请您不要乱动。”


“反正离开始还有一个小时,先解开又没事……啊,要喘不过气来了。”


“那是我的入场时间,”一期站在鹤丸面前,拎开他扒在自己领口的手指,“您需要去提前熟悉一下会场的钢琴。”


“呜哇,听你这么说,我的手指现在已经开始发抖了。”


一期当真握住了他的手指。


“……有些冷。”


鹤丸把手抽了出来。


“毕竟还是早春嘛。所以,他们干嘛准备了一个这样的身份给我啊。”


“您如果愿意和山田小姐约会的话——”


“那我宁可去弹钢琴。”鹤丸看着一期的表情,笑了起来,“干嘛那样看着我,对我没有信心吗?”


“因为……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五条先生会弹钢琴。”


“是很早之前学的,并不值得夸耀。而且不仅你不知道,小光他们也不知道——真想看读完报告后三日月被吓一跳的样子啊。”鹤丸想抓自己的头发,却想起来自己过长的头发被好好束起来了。


一期正在替他整理刚才被扯歪的白色领结,听到这句话不免抬眼。


然而难得提起自己过去的鹤丸摸了摸耳麦,立刻转移话题:“这个发型真不习惯。”


“如果您肯剪短头发的话,就不用换发型了。”


明明每天都会因为发尾太长而苦恼,也不喜欢用发圈扎起来,但怎么都不肯去理发店剪短头发。


“好了。”一期退后两步看了一下整体效果。


看到他打量的目光,鹤丸眨了眨眼睛。


“怎么样?——对了,你这样穿很不错哦,看着很像个王子。”


“谬赞了,”一期酝酿了一下词汇,答道,“您这样……很惹眼。”


“我觉得自己像个牛郎……”鹤丸嘀咕了一句,“倒是很符合这次的身份。”


晚会是临时安排的,时间紧迫,他们只来得及替换成他人的真实身份入场。好在任务地点是D区,扮成从E区来的人参加晚会,也不至于立刻暴露。


而鹤丸假扮的这个钢琴家,则是E区艺术圈有名的花花公子,一身情债。


一期摇摇头,否定他对自己的评价。


确实很惹眼。


与平常行动所着尽可能低调的装束不同,这次为了出席晚会,鹤丸换了身纯白礼服,不用打光,整个人就已经像个天然发光体——一期能想象得到他届时表演会有多吸引眼球。


“不论如何,请您好好地把这个造型保持到任务结束。”


鹤丸上下看了他一眼。


与鹤丸不同,一期今天穿的是黑色燕尾服,相较而言还是中规中矩。


“我不会出差错的——倒是一期你啊,一个人应付得过来吗?”


“……我有做好准备……”


“真的吗?”


“……”


“放一百个心吧!就算出错,本后勤也会帮你救场的。”鹤丸拍拍他的肩膀,指了指自己的耳麦。


“那就,多谢五条先生了。”


“是早川先生,佐藤哟,要记住啊!”


 


挑了一旁较为隐蔽的位置坐下后,山田小姐对他微微一笑。


“那,佐藤先生,我们就直截了当地开始吧,在登记结婚之前,我还需要了解佐藤先生更多的信息。”


“好的,我也正有此意。”


“您是家中独子吗?”


一期捏了捏放在桌上的手。


一开始就是超出所知信息的问题啊……想着鹤丸叮嘱他“要表现得自然一点”,他犹豫着开口:“不是,我是长子,家里还有几个弟弟……和妹妹。”


“那就好,我是家中独女,所以不想再找一个独生子结婚。下一个问题,您平日有什么爱好吗?”


一期在回答前纠结了一下。


“……到各地走走。”


“旅游吗?”


“是的。”


“我也很喜欢旅游。”


“那真是,太好了……”一期僵硬地笑了笑,更加用力地握紧自己的手。


这次相较之前的种种任务而言,可谓十分简单,用鹤丸的话来说就是“出卖一下色相就能回去写报告了”——


原本组织派遣的卧底已经顺利成为家主女儿的未婚夫,谁知道默认接受安排的山田小姐突然跑去办事处登记个人信息,匹配了一个相适的结婚对象,还宣布了自己马上会和对象结婚。


而一期的任务就是换上相亲对象的身份,让山田小姐迅速讨厌自己,对未婚夫回转心意。


但好像不太顺利啊……


“是你表现得太优秀啦,”耳麦里突然传出的声音让一期愣了愣,视线稍远之处刚好看见方结束表演的鹤丸悠闲地靠在墙上,“要更浅薄更轻浮,这样才能凸显出未婚夫先生的好啊。”


那要怎么办……?


“您想过结婚后要几个孩子吗——佐藤先生,佐藤先生?”


鹤丸好像知道一期的想法,挪了几步,在他们的左前方坐下:“接下来,复述我的话,记得一定要投入百分百的感情。”


于是山田看着这位方才有些出神的俊秀青年眯起眼睛,对她说道。


“真是非常抱歉,没想到山田小姐您那么漂亮,我有些不知所措了。”


看着山田小姐抬起眉毛,为他的轻佻感到不适,一期放松下来。


“……您真会说话啊。”


山田勉强地弯起嘴角。


鹤丸喝了口红茶,侧耳听着从衣领处窃听器传过来的清晰对话,连忙指导道:“真是没想到像山田小姐这样出众的人,也会通过政府系统寻找配偶呢。”


“真是没想到像山田小姐这样出众的人,也会通过政府系统寻找配偶呢。”


“请您注意自己的措辞。”


佐藤笑了一下,丝毫没有反省自己的出言不逊。


“——可我是认真地夸赞你啊。”


“可我是认真地夸赞您啊。”


“赶紧握住她的手,用力地握住,然后说:从刚才见到你的第一面起,我就喜欢上你了。”


 


山田皱着眉,正想开口说什么,却被佐藤紧紧握住双手。


蜜色的眼睛直直地看了她一会,突然结结巴巴地说:“请您……请您……明鉴在下的心意!”


山田小姐再也维持不住表情,抽出自己的手,拎起手包站起来。


“我想我已经足够了解佐藤先生的为人了,这次聊天到此结束。”


“那下次约会的时间——”


“没有下次了!”


山田小姐忍不住大声打断佐藤的话,狠狠瞪了他一眼,踩着细高跟快步离开。


鹤丸赶紧发出信号,告知卧底山田小姐离开的方向。


“做得很好——但是刚才那句‘请明鉴在下的心意’是怎么回事,我的原话不是这个吧。”


一期没有第一时间回复,惹得鹤丸疑惑地转过身察看,他正坐在原位上,垂着头,看不清表情。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从鹤丸这个角度看过去,能看到一期耳尖发红。


许久之后,耳麦才重新传来声音。


“任务,已经完成了吧。”


“啊,是的,接下来这项安慰受伤心灵的任务可不属于工作范畴。”鹤丸不解地答道,“所以刚刚——”


“只是觉得不妥。”


“不妥吗?”


鹤丸于是更加在意那句“不妥”的告白,仔细琢磨了一番方才情景后,发散的思绪突然停顿。


“……”


他捏着杯耳的手慢慢地收了回去,转而遮在蹿红发烫的脸颊上。


……总觉得好像知道原因了……


“——您好?”


鹤丸抬起头,一个斯文的男子站在他面前。


“您是早川先生吗?”


“是的。”


他整理了一下笑容,站起来,正想和这个男子握手,不料那人蓦地凶神恶煞起来,从身后抄出一瓶喷雾,往他脸上一喷。


“混蛋!今天就要给你教训!”


看到鹤丸中招,男子面容扭曲起来,刚说了半句“你就等着身败名裂吧”,就突然两眼紧闭,直直倒在地上。


闭眼屏息的鹤丸感到一双熟悉的有力手臂支持他站了起来。


“请您先不要呼吸。”


鹤丸没有感受到脸上皮肤的灼烧或者其他变化,正纳闷那人到底耍的什么花招,就听到一期有些颤抖地说道:


“刚才那个人,拿的是Omega信息素喷雾。”


 


“真是吓到我了……”


屏住呼吸也是无用功,Omega信息素一接触他的皮肤就开始发挥作用,不过是几步的距离,他就觉得身体已经热得不行。


“不知道早川这家伙什么时候招惹下的桃色祸事……”鹤丸说完半句话,脚上踉跄了一下,“还偏偏报复到我头上来。真糟糕。”


两个人避开视线走进廊内一个空置房间,鹤丸就摆脱一期的支撑,摇摇晃晃地把自己甩在椅子上。


一期全程没有说话,在匆忙之中还记得探查周围情况,后又谨慎地反锁房门。


“早知道就找个Beta的身份上场……”


原本以为这种人工合成的信息素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但正猛烈吞袭理智的高涨情//欲让鹤丸清楚明白自己低估了整件事的危险水平。


他揉了揉因为发烫而视线模糊的眼睛,对正准备上前察看他状况的一期说:“——你最好赶紧出去。”


一期闻言停住脚步。


鹤丸扯掉领结丢在一旁,刚感觉呼吸变得通畅了一些,就被一期的问话一噎。


“那您要怎么解决?”


鹤丸摇摇头。


“会有办法的,你先出去。”


可不管是Alpha还是Omega,被诱发///情热后,自行纾解都是无用的。现在鹤丸要想度过这个难关,除了和Omega结合,别无他法。


“我不能——”


“现在不是你的发///情期啊。”鹤丸不适地往后靠在椅背上,让自己的手不至于无力滑落下去,“而且我们还在执行任务……”


一期往后退了几步,看着已经蜷缩起身体大口地难耐喘息的鹤丸复又笑了起来,只是语气一点都不轻松。


“但也不要一副我快要死了的表情啊,没那么严重吧。”


鹤丸的声音渐渐低弱下去,要不是偌大房间内静得连掉在地上一根针都能听见,一期就错过了他的后半句。


“就算死了,你也不用救我……”


“您在说什么话!”一期的表情变得严厉起来,Omega的信息素不会对他产生任何效用,闻着就像一般的工业香精气味,但一旦视线落在委顿于椅中的鹤丸身上,便也觉得十分不好受。


只是犹豫了片刻,停下的步伐便重新迈出。


“拜托,真的拜托了,一期,出去。”鹤丸咬着牙关用近乎命令的语气制止他,“我会失控的啊……”


如果还能再清醒一点的话,鹤丸一定会先不容分说把一期推出门外。但现在,他只能用告诫自己千万不能违规来压抑本能,努力克制跳起来把眼前人按倒的冲动。


沁出的汗打湿了额发,也不顾自己现在的模样有多狼狈,鹤丸抬头蹭了蹭冷硬的椅背,让头发不至于扎进眼睛。Alpha的信息素被诱发出来,充盈着整个房间,但鹤丸的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隐约间只觉得那个停驻的人影朝他走来,直到他感到一期的气息吹拂在脸上时,才看见那张熟悉的微微皱着眉的脸。


“在刚才,任务就已经结束了。”


迷糊间,勒得他生紧的领结被人轻轻扯下,然后嘴唇上落了一个温柔的吻。


 


点这里




“一期。”


这是不同于先前声线略为黏软的平静语气,一期眨了眨眼睛,直起身拉远距离。


金色眼眸尚有些迷离,在只照进微弱月光的黑暗房间里依旧显得熠熠光华。


一期迟疑地开口道:“五条先生……?”


“嗯。”这次鹤丸好好地回应了他。


随后一阵尴尬的沉默弥漫开来,热度重新爬回他的脸上。


他刚刚,都干了什么啊……


而且等一下还要赶紧从这里出去……


还没等一期细细检数起自己的过分行为,鹤丸就打破了这阵沉默。


“一期啊。”


搁在他颈窝的脑袋往下埋得更深了一点。


“请别喊我的名字……”


“……”


“……”


“可是——”


“请不要再说了——”


被二次打断的鹤丸笑了一声,手指虚虚梳过水色头发,看见一期和那时一样发红的耳尖。


“可是,你得先从我身上下来吧。”


“……”


被一语惊醒的一期立刻打算起身,但一瞬间绷紧的肌肉又放松下来。


“怎么了?”


微如蚊呐的回答在他耳边响起。


“十分抱歉……但我好像,没有力气了。”


 


-


莓哥你猜鹤从什么时候开始清醒的?

评论
热度(225)

© _(:3 」∠ )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