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鹤一期】冰解06

Digger:

一般周一到周五,每天半夜日更,周六周日两天一般只更一次。

有时候可能会跳票一天。

第一章 生如朝露,飘摇随梦(6)

06

“啊,虽然很抱歉,但我并不记得刚才的问题了。可以再重复一遍吗?”烛台切道。

“是。”一期一振微微点头,“为何您在约定的时间没有如约出现来接太鼓钟呢?恕我多言一句,作为兄长而言,您这是极度不负责任的行为。”

周围一下子寂静了,场面似乎显得有些尴尬。烛台切没说话,只是扭头看向了鹤丸,大俱利亦然。太鼓钟一下子没从这突然安静的空气里反应过来,他看了看大俱利又看了看烛台切,突然明白了,也一齐看向了鹤丸。

是个人都能感受到他们目光中谴责的意味。

鹤丸看看望向自己的这三个人,叹了一口气,干脆果断地怂了,“好啦,一个个的不要盯着我了,受不了的。是我的错,我向光忠和小贞道歉可以吧?”

这场事故的前因后果是这样的。鹤丸在离开寝室之后,挑选了烛台切作为本次惊吓的目标对象。他跑到这个房间——一般他、烛台切、大俱利三人会在在这里分析情报何做简单的热身运动——然后趁着烛台切趴在桌上午睡的机会,在他旁边放了个焙烙玉。烛台切光忠一被炸醒就看见了蹲在沙发上憋笑憋得很辛苦的鹤丸,也不管自己平时很在乎的外表形象,提起来太刀冷着脸就想给鹤丸点颜色看看。到后来出于极度气愤状态下的烛台切被鹤丸来呀来呀来追我呀的幼稚挑衅绊住了,完全忘了时间到点要去把太鼓钟接回来这码事了。后面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太鼓钟左等右等等不到烛台切,跑出去游荡的时候阴差阳错地游荡到了一期这里,最后被他带了回来。

“开玩笑,道歉怎么够呢。”太鼓钟双手叉腰,“鹤丸老爷做这种事的时候,就该做好会受到惩罚的觉悟啊。”

烛台切:“就是。”

大俱利:“附议。”

烛台切一拍大腿,“不如这样吧,小贞这半年的零花钱就就鹤丸你出吧。”

鹤丸捂脸:“你们平时根本不会这么对我的啊……”都怪一期一振!是他提供了一个素材给你们用来怼我的!

“也许我早上就该说了,请您稍微负起一些作为成年人的责任来。”一期看着鹤丸,缓缓说道,“虽然有些指手画脚的嫌疑在,但我相信您是不会介意的。所谓负责,一指做好分内之事,二指不参与无关之事,这两方面,您都有所欠缺。”

鹤丸从单手捂脸变成了双手捂脸,“真该说你不愧是三日月欣赏的向导吗,怼人的姿势都一模一样的。”

正常情况下,朋友相处只有相互熟悉到了一定地步的才会挑错互怼,很少有那种刚认识不久就开始批评对方的,但三日月和一期显然都是不属于大多数的异类。——也许是因为自身和身边的环境都太优秀了,导致了他们很难容忍下他人严重的错误。某种意义上讲,这应该能算作是优秀者自身的骄傲与相互间认同感的一个层面。三日月怼人是一边开玩笑一边怼的,要是没长脑子压根听不出来他在怼人。鹤丸清晰地记得很久以前第一次进训练室的时候他被三日月压着打,压着打也就算了三日月还一边打一边挑刺,从最开始的夹叙夹议到后来的人身攻击,怼的鹤丸练完之后只想找个地方静静然后人生重来得了。

没办法,两边都太黑,鹤丸是脸黑三日月那是心黑,不输才有鬼。

所以相比之下鹤丸对一期的感觉还稍微好点,至少他确实是就事论事不瞎搞人身攻击的,虽然说得直而且不留情面,但他至少言辞恭敬有礼,语气又诚恳,颇有些诤友的味道,倒是就没那么难接受了。

——只是这个时候鹤丸还不知道,未来一期一振会抓住他不负责任的毛病来怼他好几次。以往鹤丸国永以为他的不负责只是他率性与自由的体现,殊不知究其本质这只不过是他幼稚和不成熟的表现而已。不过万幸的是,在他的不负责导致不可挽回的后果前,一期一振抓到了它,在血腥与绝望之中将它和自己的懦弱与恐惧一起摧毁了。

“非常抱歉,我的很多记忆都在那件事里丢失了,包括与三日月殿有关的内容。”一期轻声说,“这种事情被用来和三日月殿比较,本来就是毫无意义的事。”

“诶?……对不起啊。”自觉失言的鹤丸马上道歉,用一只手捂住嘴表示自己不会再乱说了。

“我没有责怪您的意思。”

“喔,好。”鹤丸想了想又说,“不过你刚才的话说的不太对哦,放在现在来看,我那应该已经不叫多管闲事了。”

“此话怎讲?”

“嘿嘿,本来是想任务名单确定了公开了再说出来给大家一个惊吓的,不过既然你问到了,光忠广光小贞都在这里,所以我觉得我提前说出来也没有关系。那个向导贩卖事件的后续调查任务,我接下了。如果直到任务窗口关闭都没有人来抢任务的话,那我就是它的负责人啦。”

“塔”的任务系统自由度很高,只有极少数重大紧急的任务会直接指派人员完成,剩余的大多数都会放在内部网络平台里让人自由挑选。一个新任务在成功创建后,一般默认第一个接任务的士兵为队长负责人,根据三日月的消息,“向导贩卖事件后续处理”会在明天中午十一点半上线,不出意外的话鹤丸就是队长。

烛台切在边上“啊”了一声,“你都没跟我说过你最近接了新任务。”

“这项任务还没在平台里挂出来呢,我上午才答应的别人要接手呢。”

“等下,我记得你没做过这类支援调查型的任务吧?”

“不懂我可以问你呀。”鹤丸向他眨了眨眼。

一期一振看着鹤丸,似乎是愣了愣,随即他低下了头,不知是在沉思还是在微笑。

“原来如此。那可真是太好了……”

“如果要谢我的话就算了,回头去谢三日月去。一期,你会以证人身份在后续处理中活跃的吧?”鹤丸凑近了一些,把手搭到了一期的肩上,“我是五条的鹤丸国永,请多指教。”

他满心以为一期就算不会回复正式的自我介绍,至少也会礼貌地说一句“请多指教”。但是,鹤丸等了两秒,却什么都没有听见——

紧接着他看见了一期一振充满了惊惧与敌意的、微缩的瞳孔。

在被鹤丸的手搭上的那一刻,一期一振的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他立刻猛地甩开了鹤丸的手,精神领域在一瞬间不受控制地爆发,精神触稍则拧成了尖锐的一股毫不犹豫地刺向了鹤丸。

“小心!”烛台切光忠在第一时间意识到了不对,他的精神网在迅速展开试图防护,可终究是慢了一拍。一期一振的精神触稍狠狠地刺入了毫无防备的鹤丸的精神之中!


……

发生了……什么?

一期分明记得刚才他还和鹤丸、烛台切他们在坐席上相谈甚欢,而大俱利在不远处陪着太鼓钟玩,可他再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变了。两把刀——一把大俱利的,一把太鼓钟的,一左一右成交叉的姿态架在了他的脖子上,烛台切则后退到了几步之外,抱着没了意识的鹤丸,神情复杂又冰冷地盯着他。

鹤丸的口鼻处溢出小股鲜血——这分明是精神受到了强烈的攻击后才有的症状!

“我——”

我做了什么?!

“不要动。”大俱利伽罗低沉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属于他的那把刀在一期一振的脖子上微微加了些力道,“否则就杀了你。”

“我不动。”他说。

“为什么突然攻击鹤丸老爷呢,大哥哥。”太鼓钟问,“更何况还挑我们都在的时候?活着不好吗?”

一期一振呐呐地张了张嘴,似乎是想为自己辩驳,可最后只轻声说了一句“我没有想要加害鹤丸殿的意思”便没了下文。他看着烛台切光忠的神情,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不会有用,不如闭嘴来的好。

“请你马上离开,这里现在不太欢迎你,一期一振。”烛台切说。

tbc

章尾一期突然攻击鹤丸的伏笔在01里。

评论
热度(45)
  1. _(:3 」∠ )_Digger 转载了此文字

© _(:3 」∠ )_ | Powered by LOFTER